《黑客与画家》

文二路上有一家博库书城,是我周末常去的地方。如果天气晴好,抹点防晒BB霜,就直接走着去了。

书城三楼西北角是计算机书籍,《黑客与画家》静静地摆在那里的畅销书架上,而这本书的译者阮一峰前一阵子入职支付宝,新人报道邮件引起大家一阵骚动。

前几章十分深刻而且颠覆,尤其言论自由那章。原来极客们如此痛恨“版权保护”,他们热爱分享,所以才会不遗余力的建设开源社区。

很多现在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回溯几个世纪可能就变成不可思议、大逆不道的事情。或者现在正常的事情在未来会被彻彻底底颠覆。

“大公司为了避免设计上的灾难选择了减少设计结果的标准差。但是当你排斥差异的时候,你不仅将失败的可能性排除在外,也将获得高利润的可能性排除在外。”

“不受传统观念束缚的人,往往也不会穿流行的衣服。”

“所谓流行,本质上就是自己看不见自己的样子,否则就不会有流行了。”

“一个公司是否健康运作,可以用一个指标衡量,那就是对负面评价的容忍程序!”

“唯一有效的外部考核是时间,不过这种考核需要的时间可能比一个人的生命还长。人们对一个作家的评需要100年才能达成一致。你必须先等他的那些有影响力的朋友都死了,然后再等他的追随者都死了,才能对他有一个公正的评价。”

关于贫富差距,如果获得钱财的手段是垄断、贪污、偷盗、掠夺,这种贫富差距会阻碍社会的发展。但如果是由新技术变革带来的贫富差距拉大,对社会而言,是好事。

而实际上,我认为新技术变革顶多拉大了技术掌握者、相关者与其他不相关人士的贫富差距,总体而言,受益的还是大多数人。比如农夫利用新技术提高了耕种效率,从而降低了粮食成本,因此粮食出口和酿酒企业成本降低,利润增加。所以技术变革会让增加社会平均财富。

这本书还没读完,下周末接着去:-)